龍永圖。本報記者宋國強攝
  游人在博鰲亞洲各國國旗前照相留念。特約記者蒙鐘德攝龍永圖1994年被任命為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部長助理,1997年起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首席談判代表。國家外經貿部原副部長;原博鰲亞洲論壇理事、秘書長;現任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院長。
  -本報記者杜穎
  “他走到哪裡都是焦點。”與龍永圖共事過的人這樣評價道。
  龍永圖,這個名字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和中國最著名的非官方論壇———博鰲亞洲論壇緊密相連。
  說起在博鰲亞洲論壇擔任秘書長職務的八個年頭,龍永圖總是滿懷激情。他笑著說,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自己身上似乎也被打上了論壇的烙印,我的諸多稱謂中人們更願意提及“博鰲亞洲論壇原秘書長”一職。
  龍永圖也願意將和博鰲亞洲論壇共同成長的過程,視作自己人生走向更加成熟的一個生命節點。
  中國崛起世界一流論壇
  在龍永圖三十多年的經濟外交生涯中,他參加過的國際會議和各種論壇不計其數,他知道在這些論壇上傾聽世界各種聲音,瞭解這個複雜而多樣的世界,對打造一個國家和一個人的世界眼光和國際視野有多重要。當然,他更知道在這些國際舞臺上發出中國的聲音,讓世界瞭解一個正在崛起的中國就更為重要。特別是中國的企業家們剛剛走出國門,一切都是生疏的,他曾看到中國企業家在達沃斯論壇上因語言不通和環境生疏,而遇到各種尷尬。龍永圖在決定擔任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時,他就下決心在中國的土地上打造一個讓中國企業家不出國門就參加世界一流論壇的機會,這是中國經濟參與全球化的條件,更是中國企業家成為世界級企業家的“培訓”和歷練。宣傳正在崛起的中國,培養國際化的中國企業,營造亞洲乃至世界共贏的環境,這就是當時龍永圖對博鰲亞洲論壇的期望。
  今天,倘若你走進博鰲會場,隨處可以碰上平日里難得一見的“大人物”:多國政要、諾貝爾獎得主、世界首富、全球頂級研究院教授、經濟領域風雲人物,甚至娛樂界的當紅明星……今日的博鰲亞洲論壇可謂風光無限。然而,在博鰲亞洲論壇成立的最初幾年,經歷過的人們知道:它也曾面臨著政要、特別是演講嘉賓難請的尷尬。
  而龍永圖,這位世貿談判“高手”恰在論壇起飛的困難時刻,發揮了他關鍵性的作用。
  談判高手的博鰲“公關”
  2003年,當龍永圖剛剛接任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時,博鰲亞洲論壇成立不到兩年,僅開過一次年會,與成熟的達沃斯論壇相比顯然不能同日而語。但龍永圖在當時早已攜“推開世貿之門的中國官員”等稱號譽滿全球,名氣遠比“博鰲”響亮得多。
  請到有影響力的人出席會議,龍永圖可以說費盡了自己全部的心力。他親自在北京拜會外國駐華大使,給他熟悉的外國友人寫信、打電話,尋求外交部、對外友協和外交協會等機構的幫助。
  2004年,任馬來西亞總理長達22年、剛剛退休的馬哈蒂爾令人驚訝地現身博鰲亞洲論壇。龍永圖事後透露:“2003年的年會一結束,他就想一定要邀請到馬哈蒂爾!他是亞洲經濟一體化的最早推動者,早在1991年即提出東亞經濟體的建議。”為了邀請這位東南亞赫赫有名的資深政治家,龍永圖不僅與馬來西亞駐華大使聯繫,還專門寫信給博鰲亞洲論壇的馬來西亞首席代表、馬來西亞前副總理穆薩,請他向馬氏轉達參會邀請,最終如願以償。
  同一年,美國前總統老布什也來到博鰲亞洲論壇。那是2003年,應布什的邀請,龍永圖曾隨原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訪問了布什的家鄉德克薩斯。在這次會面中,龍永圖瞭解到次年4月老布什有來華訪問的計劃,馬上通過對外友協邀請他出席博鰲亞洲論壇。龍永圖曾很實在地說:“要單獨邀請老布什這樣級別的嘉賓,很不容易,費用會很昂貴,但藉著他訪華的機會,既豐富了他訪華的日程,又給論壇邀請到一位貴賓,取得了“雙贏”的結果。”
  正是通過龍永圖和秘書處班子的“公關”,眾多政治經濟明星紛紛亮相博鰲,使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論壇引起了世界企業界和國際媒體的高度關註,而博鰲亞洲論壇政治影響力得以不斷地提升。
  國家領導人關註博鰲
  龍永圖一直認為,博鰲亞洲論壇取得這樣的成果,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中國政府的鼎力支持。這些年來,許多的國家領導人都來到論壇,發出了代表中國的最權威的聲音。龍永圖至今記得,2004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來到博鰲,他到海口去接胡錦濤。
  胡錦濤在去博鰲的路上,親切地對龍永圖講,“既然已經把論壇這個平臺搭起來了,就一定要把它辦成功,辦得有特色。”龍永圖一直牢記這一教導。其實,那次龍永圖去機場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希望胡錦濤在演講以後回答開幕大會聽眾的問題,龍永圖把這個請求向領導隨行的說了,隨行的同志表示要報告。不久,消息來了,胡錦濤同意在演講後回答問題,這真是令龍永圖喜出望外。許多人都還記得,那天演講完後,胡錦濤回答了三個問題,十分精彩,第二天許多國內外媒體都做了報道。龍永圖還記得,由於胡錦濤平易近人,十分隨和,龍永圖主持會議時十分輕鬆,他在胡錦濤第二次出席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時,對在會上爭著用中文發言的澳大利亞總理和哈薩克斯坦總理開了玩笑,全場聽眾都笑成一片,當時胡錦濤也被逗樂了。
  2010年4月年會龍永圖卸任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那一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來參加年會,在開會前一天,他會見籌備會議的一些中方同志時親切地說,“博鰲亞洲論壇有今天的影響力,龍永圖同志功不可沒。”龍永圖聽後十分感動,深感習近平對人對事的寬厚、公正和大度,多年來的辛苦似乎都感到值得了。後來,龍永圖說:“其實真正功不可沒的是代表中方領導博鰲亞洲論壇長達十年的陳錦華。我們只是做了一些具體的工作。陳錦華的遠見卓識和強大的凝聚力,團結大家歷經艱難曲折,打造了博鰲亞洲論壇這個品牌。”
  現在每一屆論壇,我們仍能看到龍永圖的身影。這幾年,他似乎卸下了曾經的擔子,以更為輕鬆和豁達的姿態,與拉莫斯等老人一起作為論壇的咨詢委員活躍在博鰲論壇的舞臺上。
  “現在的我跟博鰲、跟海南的心是永遠連在一起了”。龍永圖說,“每年的博鰲年會,我的心就飛往海南島,飛來博鰲。我堅信,這是一片凝聚友誼和合作的土地,這是一片創造奇跡的土地,這是一片培養現代化、國際化人才的土地。”
  手記
  堅韌意志成就
  博鰲“推手”
  -杜穎
  採訪龍永圖後形成的文字稿,是他在飛來海南的航班上一字一句、字斟句酌修改的,我們的腦海裡曾掃過一種擔心,認為以其今日之名望,他可能會刪掉對以前苦澀經歷的迴首,然而他沒有。人生七十古來稀,或許70多年的人生道路,龍永圖本就是以山一般的堅韌意志,跨過歲月的漫漫里程。
  時光的指針撥回20世紀的40年代。
  龍永圖1943年出生於長沙,在貴州長大,是個地地道道從大山裡走出來的“苦”孩子。他說,小時候常以南瓜充饑,以至於現在聞到南瓜的味道就會反胃。然而,機緣巧合,他並沒有一輩子困在大山裡,而是一步步走向了世界。
  走向世界的腳步緣於他求學的“轉系”。在貴州大學讀書時,龍永圖原本念的是中文系,但聽了英文系老師的勸告,他很快就轉到了英文系。那位老師的說辭簡單不過:“學好英文就能看懂莎士比亞的原著”。這正是龍永圖希望的。
  多年以後,龍永圖發現,英文的功效並不只有閱讀的便利,再說起當年轉投英文系門下的往事,他由衷感慨:“英文成為我這一生當中最重要的工具,也對我開拓事業起了重要作用。”
  因為學的是英文,1965年大學畢業,龍永圖得到了到北京國家機關工作的機會。他被分配到了當年最需要外語人才的部門之一———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那是他自己的第一次“鯉魚跳龍門”:“穿得爛兮兮的,夾著一個紙盒子,就進城了”。
  還是因為學的是英文,1973年,龍永圖得到了新中國成立後第一批赴西方留學的名額:去英國倫敦經濟學院學習國際經濟。在倫敦的兩年,龍永圖系統學習了西方市場經濟原理,瞭解了西方的經濟狀況。當時國門未開,中國尚處於相對封閉的狀態,國際經濟方面的理論在國內還不可能得到實踐,龍永圖當時也許不曾想到,有朝一日,推動中國實踐市場經濟並融入世界經濟將成為他人生之中最為重要的事業。
  正是因為學的是英文,他在幫助“年幼”的博鰲亞洲論壇打響品牌的過程里,以國際的眼光來觀察世界,將自己的談判技巧靈活運用到工作中,適時地潤滑了許多東西方政治領袖、企業家、經濟學家和文化學者在性格、意識形態等方面的差異和障礙,最終成功邀請到了一批在世界有影響力的人物來出席論壇。為打響“博鰲”品牌,他親力親為,動用了多年積累的全部人脈,幾乎算是重新開始一份事業,這讓他激動不已、充滿暢想,迎來人生的又一段輝煌。
  回聲
  1. “每年的博鰲年會,我的心就飛往海南島,飛來博鰲。我堅信,這是一片凝聚友誼和合作的土地,這是一片創造奇跡的土地,這是一片培養現代化、國際化人才的土地。”
  2. “現在的我跟博鰲、跟海南的心是永遠連在一起了。”
  大事記
  博鰲亞洲論壇
  2003年大事記
  1月20日
  博鰲亞洲論壇理事會東京會議
  選舉
  中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副部長中國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
  9月22日
  博鰲亞洲論壇國際會議中心
  正式啟用
  1月1日
  博鰲亞洲論壇
  在海南博鰲舉行會員大會
  通過了論壇章程和有關文件
  11月1日-3日
  年會期間
  博鰲亞洲論壇與世界銀行達成協議
  雙方將共同開展對亞洲區域經濟合作的研究
  (原標題:博鰲亞洲論壇原秘書長龍永圖:奮力助推博鰲“起飛”)
創作者介紹

飛輪海

xh82xhutm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