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更努支票貼現力工作才保30年後養老水平
  田享華
  剛滿而立預防癌症飲食之年的“80後”是否該考慮養老的問題?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的研究答案是肯定的,現在在職的一代人需要更努力地工作,才能確保30年後的養老水平。而對政府而言,養老金改革則需要分步走和推行“組合拳”。
  上海財大高研院的課題組在半年內通過大規模時代交疊一般均衡模型,模擬了人口快速老齡化背景下中國養老保險改革的宿霧宏觀影響,日前發佈《未富先老下的中國養老金制度改革——宏觀影響和政策選擇》報告,得出了養老改革需分步走和組合拳的路徑。
  除了國家政策的調整,課題組負責人、經濟學院副教授何暉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強調了個人養老計劃的重要性,因為根據目前的養老金收益比例中,有一部分是參照社會平均工資,還有一部分是個人平均工資,一旦個人退休,其平均工資就被固定在過去較低的數額,隨著經濟和社會發展,其養老收入的總體水平肯定越來越低抗癌食物排行,這就需要個人更加努力地工作,提高工資收入並適當儲蓄或者增加其他理財計劃,否則難以保持在職時生活水準。
  政府養洗碗機老責任在遞減
  上述課題組通過考察近20年的養老金替代率(勞動者退休時的養老金領取水平與退休前工資收入水平之間的比率)發現,1997年之前它達到80%,1997年後就只有60%,2005年至今,這個替代率就逐漸逼近40%。
  何暉說,從養老金替代率的降低以及養老金收益的基準公式都可以發現,政府在養老方面承擔的責任是在遞減。一個流傳的說法是:以前提倡政府幫養老,後來提倡養老不能靠政府,現在是提倡養老靠自己。
  課題組模擬了養老完全徹底靠自己的“養老金私有化方案”——將現有的個人賬戶與統籌賬戶相結合的養老保險制完全轉變成依賴個人儲蓄的積累制。但結論卻讓人意外,那就是這種方案雖然讓政府方面沒有了養老的負擔,但社會福利並不一定得到改善甚至可能惡化。
  何暉解釋說,人們養老完全靠個人儲蓄,將會導致社會資本大量增加,實際利率快速下降,造成經濟的動態無效率,使得老年人無法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雖然政府沒有了財政負擔,但社會福利(與當前的養老政策相比)卻下降了8.81%,相當於社會消費減少了8.81%。“雖然西方一些國家採取了這種模式,但是中國並不適用。”
  為此,課題組又分析了“雙軌制”並軌、放開二胎政策以及延遲退休三種模型,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可以改革分步走和打出組合拳。“考慮到實施改革的阻力,可以先行放開二胎政策,繼而採取延遲退休政策,最後考慮‘雙軌制’並軌,這就是一個組合拳。”何暉如是說。
  官員福利始終高於職員
  儘管從經濟學角度上說,放開二胎政策(生育率增加50%)讓社會福利提高2.96%,延遲退休5年提高社會福利1.28%,而“雙軌制”完全並軌社會福利提高0.7%,但是何暉依然看重“雙軌制”的並軌,“因為機關事業單位和企業職工的福利差距在縮小,這可以顯著提高社會的公平程度。”
  換句話說,“雙軌制”並軌最有利於維持社會穩定。按照阻力最小的“收益並軌方案”,即機關事業單位職工不繳納養老金,但退休後發放養老金與企業職工完全一樣。這時,這些職工退休後拿到的養老金會降低11.32%,而企業職工福利上升1.62%。
  考慮到福利下降如此之多,這種改革可能會遭到公務員、事業單位系統的反對,但是,如果按照“稅收並軌方案”(享有目前的養老金替代率,但是退休前需要交養老金),這種福利會下降13.05%;而按照“完全並軌方案”(按照目前企業職工繳納和發放養老金),福利下降23.42%。
  所以,上海財大經濟學院副教授、朱東明也對本報記者強調,兩害相權取其輕,相對這三種可行的方案,還是“收益並軌”更容易被接受。“儘管看起來機關事業單位職工的福利水平比之前都有所下降,但是改革後,他們的福利水平仍然要高於企業職工的福利水平。”
  為了減少改革的阻力,何暉也說,從操作策略上說,要推行哪怕是讓機關事業單位職工養老福利受損最小的改革,也可能需要給予他們適當的補償,比如提高他們目前的工資水平,或者增加職業年金的投入,換取他們支持“雙軌制”改革。
  另外,對於延遲退休方案的爭議,課題組至少對一個問題做出了明確的回答,那就是很多人擔心延遲退休後老年人可能擠壓年輕人的工作機會。但是最後的結論是:實施延遲退休政策後,即使社會失業率從目前的4%升高到7%,社會福利仍然是改善的,而且,延遲退休5年長期來看只會使失業率上升0.4個百分點,對就業市場基本沒有影響。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飛輪海

xh82xhutm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